本丸的三大哲学问题(13)

•本章推荐bgm:鲁路修stories,反正我是听着写的……

•都没想到我会这时候更文吧哈哈哈!

•本章一药side主场完结,爆了字数……他们以后还会在关键剧情出来的。

•cp一药,三山(我都不好意思打三山了)(不下一章就他俩主场了相信我)

•大家有想法或者疑惑要跟我讲哦!

•ooc!ooc!ooc!

13. 
门外轻轻的响起敲门声。 

“一期哥?你在吗?” 

一期一振从有些发怔的状态中惊醒:“药研?” 

“嗯,是我,”弟弟稳健的声音传到耳边,“那么我进来了。” 

房门被干脆利落的拉开,一期一振被突然增强的光线刺激到,不适的眯了眯眼。 

药研逆着光踏进来:“一期哥你怎么不把窗户打开?搞得这么暗……” 

“啊?啊,”一期一振脑子还有点蒙,“午睡起来在想点事情,忘记开了。” 

他暗自定了定神,也懒得收拾,就将屋子里杂七杂八的东西推到一边,空出一块地方让药研把椅子拖过来,面对他坐下。 

药研难得一见的显得犹豫不决,双手在膝盖上握成拳,隐约能看到他两条腿紧绷起来的线条。一期一振被他严肃的气场影响到了,自己也变得有些忐忑。 

不过静默的氛围没有持续多久。药研深深吸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过去。 

很明显,那张纸已经被人揉捏的不成样子了。一期一振疑惑的看了一眼药研,展开纸张扫了一眼。 

他觉得自己看得明白上面的每一个字,但是连在一起,就什么都不懂了。 

药研像是没察觉到兄长的沉默一样,语调平稳快速的解释:“如果这份记录所述为实的话,不久之后我应该也会变成这样,”他伸手扶了扶眼镜才接着说出来,“----暗堕。” 

一期一振依然没有开口,只是盯着那张纸,眼神放空。 

药研把视线放在兄长背后的笔架上:“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想想该怎么处理这个情----” 

“况”这个字被噎在了喉咙里。一期一振抬起眼睛,用一种平和的、或者说温柔的语调说:“这不能代表什么。” 

他轻轻放下这张纸,依然用那种可以溺死人的温润嗓音缓缓道:“它上面也说了,这种……事情,发生的机率连万分之一都不到。” 

一期一振看着对面的药研,耐心的,像是安慰做噩梦的小弟弟一样:“所以,不用胡思乱想了。回去好好休息,会好起来的。”

药研沉默的扭过头。一期一振叹了口气:“不要犟了,嗯?” 

他伸出手想去摸摸弟弟的脑袋,但是药研偏了偏头,躲了过去。“你只是在逃避,一期哥。”他低低的开口,“你明明知道我这样的情况根本不正常。” 

药研感觉到哥哥的手僵在半空中。他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说下去:“我总是能听到奇怪的声音,伤口一直没有好只是在不断的恶化,我甚至有时候会想到就这样睡过去算了,明明这不是我的本意----” 

一期一振的声音凉凉的从头顶传来:“所以呢?” 

那一瞬间一期一振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从心底蔓延开来。他发现药研似乎已经默认了,并且在用一种及其残酷的方式来逼自己,逼他的兄长承认他“将要暗堕”这件事;这个一向坚定的弟弟在这种事情上选择了蒙住自己的眼睛,不听不闻的,只冲着那一个可能性走过去。 

而更加悲哀的是,他完全无法反驳;他感觉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药研的背影消失在那一边。 

他听到药研用一种平板到刻意的语气念:“所以如果,我真的走到了那个地步,我希望一期哥能是那个对我动手的人。” 

一期一振有些惊讶于自己的冷静。他的意识似乎与身体分离开来,灵魂可以听到身体平静的说“不可能发生这种事”。 

他看到药研坚持道:“对不起,但是还是请一期哥考虑一下。” 

后来他们似乎又争论了几句,药研才起身离开。走出房门之前药研回过头看了一期一振一眼,轻轻动了动嘴唇,最后消失在廊下。 

一期一振看到厚从面前跑过去,追上前面的兄弟,像是在说些什么,又被药研怼了回来,背影里都透出被捉弄的气急败坏。 

他的脑海里依然盘旋着药研离开前说的话。 

----你会答应的,哥哥。 

----因为你……不只是我的兄长。 

.

而现在他面对着眼前已经看不出人形的弟弟,大脑一片空白,手上的动作却是完全没有停过。 

一期一振有些麻木的挥着刀,听到自己的刀劈在骨刺上的发出的尖锐刺耳的金属碰撞声。有些时候,余光里甚至可以看到火花擦着脸侧飞过去。 

可是他依然没有停手。

在快节奏的交锋中他仔细端详着对方,想从这一片黑雾里辨别出属于原先药研的那一部分,但很快就失败了。他唯一能看清的是那双泛着红光的眼睛,完全不同于他记忆里的那双清澈的,绀紫色的双眼。 

药研尖啸一声,试图越过一期一振,却被一刀挡了下来再次摔在地上。一期一振用刀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喘着气,背对着众人,双手微微的在身体两侧张开,做出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但是他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想保护药研,还是想杀了药研来保护本丸的大家了。 

他的同伴依然在外面浴血奋战。大部分刀剑尚且自顾不暇,甚至还不清楚这里在发生些什么。一期一振很清楚,就算他现在真的放药研离开,也不会有任何人怪罪于他;但是他更清楚,如果他今天放药研离开,之后的日子他将会被愧疚的阴影永远笼罩。 

你不只是我的兄长,药研的声音再一次低低的在耳边响起。 

药研从一开始就非常清醒。一期一振吉光,一个近乎于完美的刀剑,是永远不可能做出放任本丸的威胁滋生这种事情。他看着这个本丸从最开始两队都凑不齐的状态一点点发展起来,被历史洪流冲散的刀剑在这里团聚,为了同一个目标、同一个主人而努力,到现在为了保护这个地方而战---- 

一期一振机械的举起刀,挡下药研的另一次攻击。 

他听到乱在一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鲶尾和骨喰击退敌军的喘息声。他甚至还能清晰的辨别出秋田和五虎退强忍着啜泣挥刀的声音。 

那就这样吧,他突然觉得很累。 

斩杀眼前这个堕入黑暗的弟弟,完成自己应有的使命吧。 

在药研跳起来的前一秒,一期一振猛的扑过去压住了他的手脚。药研在他身下剧烈的挣扎,被他死死摁住。 

只差最后一击了。 

就在那一刻,药研周身的黑影似乎一下子弱了下来。一期一振怔怔的望着他,看到他挣扎着伸出长满了骨刺的手,似乎想去摸一摸兄长的脸,却又畏缩着收了回去。 

一期一振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什么本职也好,大义也罢。拒绝事实也好,优柔寡断也罢。 

我只是希望可以,一直陪着你而已啊。 

手里的刀猛的落下来,擦过药研的发丝,贴着他的耳根,生生劈开了地板。

一期一振用最后一丝力气抬起头,朦胧中看到审神者站在门边望着他,身后跟着山姥切和三日月,神情复杂。 

他直起身来走过去,在审神者面前默不作声的单膝跪下。 

山姥切似乎想要说什么,被三日月轻轻拉住。 

“请让我……带药研离开这里。”他听到自己艰涩的嗓音。 

他觉得自己简直荒谬透顶。主公拒绝的话该怎么办,直接带着药研离开吗?而且就算离开,他们能去哪里? 

接着,他听到少女低弱但坚定的声音:“如果你想救药研的话,请拿起你的刀,一期一振殿下。” 

他有些茫然的回过身,将刀拔了出来。 

药研依然一动不动的躺着,只有轻微的抽搐证明他还有一息尚存。 

“请把药研抱过来。” 

山姥切匆匆上前,手在药研额前挥了一下。一振光芒闪过。一期一振惊讶地发现药研身上的黑影一下子收进他的身体里,人形再次显现,只不过变成了沉睡不醒的样子。 

少女立在门沿,冲着漆黑的天幕张开双手,白色授衣在狂风中飘动,如同一只将欲冲天而飞的白鸟。 

一期一振感到少女用一种不知名的语言祈求着什么。她平摊的双手慢慢向上抬起,万物似乎都随着她的手势而昂扬起来。 

暴风中一期一振清晰的看见,东边的天空中,一颗从未见过的星星缓缓升起,照射出冰凉刺骨的光芒。 

少女合拢双手后一声喝令,萤蓝色的流光从她指尖窜出,落在空地上,凝结成一匹泛着蓝光的骏马,嘶鸣不已。 

她转过身来,面对已经震惊到失去语言能力的一期一振。 

“请使用这匹马,跟着东方那颗最明亮的星星走,”她轻声的说,“不要停顿,不要偏离;握紧你的刀,你将要用它来保护你们两个。” 

她微微顿了一下,眼神变得柔软了一些:“七天七夜后你会看到一条银色的长河,渡过去后,就去找那里的另一个审神者吧。” 

一期一振感到有一个小小的脑袋抵在了自己的后背。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厚放开了,他走到哥哥背后,像一个小动物一样轻轻顶了顶自己的兄长。 

“去啊。”他哑着嗓子说。 

一期一振抱着昏迷的药研环顾四周。他这才发现,在他没有察觉到的时候,战斗已经接近尾声。秋田,五虎退和博多蹲在一起祈求的看着他,平野和前田默默伸手抱住了他们;信浓狠狠的擦干自己的眼泪,后藤打着他的肩,两个人一起望向兄长;鸣狐一手拉着鲶尾,骨喰安静的站在他身边;最后厚走过来,拉住乱的手。 

“我会照顾好大家的,”他认认真真的承诺,“所以,一期哥,”他强忍着声音的颤抖,“拜托了,请把药研好好的带回来……!” 

一期一振点了点头。他的嗓子像是被蜂窝堵住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他把药研扶到马背上,随即自己也翻身上马。 

离开前,他最后看了一眼本丸。 

粟田口的孩子们围成一圈,挤在门边看着他们两个,没有人再流泪,也没有人说再见。 

审神者站在台阶上,衣襟在风中翻飞,静静的凝视着他,眼底倒映了万千星辰。 

一期一振拢过马头,调转了方向。 骏马的嘶鸣声划破夜空。 

寒风凛冽,脸上干涸的眼泪绷紧了皮肤,被刮的生疼。 

他再也没有回头。 

.
.

“药研,等我们完全击败了时间溯行军后,应该就算完成了使命吧?” 

“嘛,我是这么觉得的。” 

“那之后呢?你想做什么?” 

“我啊……” 少年少见的脸红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笑起来:“我想去大将跟我们讲过的那个地方,现世,看一下。上上学什么的。很滑稽吧,这个想法。” 

“嗯?不会啊,我觉得很好哦。”

“真的吗?一期哥。” 

风轻柔的拂过。樱花在风中飞舞盘旋,落在两人身侧。

“真的哦。我们问问主公吧。等结束后,我们一起去现世里看一看吧。”

“约定……好了哟……”

ps:你们应该发现了,我的设定里,刀剑是个联机游戏(滑稽)来猜猜那个审神者是谁,前面有提到哦。

pps:一药算是一路奔向he的道路了嗯相信我,剩下的一堆破事就让被被和爷爷处理吧(。

评论 ( 11 )
热度 ( 71 )

© 九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