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丸的三大哲学问题(10)

•排版爆炸,我选择放飞自我(心累)

•本章填坑,粟田口主场。啊我也好想有这么一大家子啊(来自独生子女的怨念)

•cp三山,一药,不过因为过剧情所以这章……嗯,厚颜无耻的打上了原本的tag,大家看着方便

•欢迎小天使来跟我各种讨论!

•ooc,ooc,ooc!

10.
侦查队沿着挖空的房梁一间一间院子的检查过去。三条家的屋子顶上,横梁已经全部挖空,让石切丸几个吓了一跳。

长谷部再三确认:“……所以说,今天之前,你们都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对吗?”

小狐丸皱着眉点头。

岩融回过头看今剑:“今剑你呢?有感觉到过什么吗?”

今剑摇摇头:“我晚上有听到过屋顶有声音,但是我以为是老鼠什么的。”

石切丸似乎已经准备开始驱邪了。青江:“不不不用这么着急,我们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长谷部点点头:“那么先这样吧,不好意思打扰了。”他抬起头看着房梁上的浦岛和鲶尾,“接下来是哪里?”

鲶尾没什么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长谷部又喊了一声:“鲶尾?浦岛?”

浦岛有些不安的看了地下的粟田口一眼,吞吞吐吐地说:“西边……”

和泉守一愣,回头,对上粟田口们非常微妙的表情。长谷部也难得的哑然了一下。

“……走吧,”最后后藤从椅子上跳起来,向外走去,“去看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侦查队无言的跟了出去。

.

前田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敲门。他戳戳平野:“平野……你听到没有……”

平野一脸严肃:“药研哥说过他们回来之前都不可以开门的。”

门外的敲门声无语的停下了。过了一会儿,后藤喊道:“开门啦,你们两个。”

“哦就来!”

离门最近的秋田用力推开卡住的门,伸出头:“欢迎回来,哥哥……诶?”

后藤的身后跟着面容严肃的长谷部,若有所思的和泉守,一众左顾右盼的胁差,和表情微妙的藤四郎们。

秋田:“……诶,诶?”

和泉守悄悄问堀川:“国广,我们是不是吓到他们了……”

堀川哭笑不得的对长谷部说:“您的表情太可怕啦。”

长谷部:“……”

小短刀们忐忑的将一队人迎了进来。五虎退挪到厚身边,捻着厚的衣角,都快要哭出来了。

“有谁能上去看一下那根房梁?”长谷部问道。

“房梁?”小短刀看起来更惶恐了,鲶尾和骨喰赶紧越过众人去安慰他们。

-------------------------------------------------------------------------

后藤盯着长谷部的脸。出去啊,你到底想查什么啊?

他感觉自己周围的景象被微妙的扭曲了。他看到纷纷杂杂的的背影,面对着他所有的兄弟:[怎么回事?]

------------------------------------------------------------------------

浦岛和堀川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尴尬。

总感觉自己在欺负小孩子一样,他们一边想着一边登上去。不出所料,空心的房梁横跨过整个屋子,在屋顶的一个小角落上缺了一个口,因为被倒下的瓦砾所掩盖,平日里根本看不出异样。

------------------------------------------------------------------------

[为什么这里会有缺口?不知道?怎么可能?你们的侦查不都是很高的吗?]

------------------------------------------------------------------------

堀川在上面远远的点了点头。长谷部头疼的撑着脑袋叹了口气:“……我说你们,有人在你们屋顶挖洞你们都没注意到的吗?”

-------------------------------------------------------------------------

[还说什么受到了攻击?]嘈杂的声音在他耳边晃动,他张开手臂护住身后的弟弟们,[本丸里本来好好的,为什么偏偏是你们这里出了问题?]

-------------------------------------------------------------------------

秋田哭兮兮的仰起脸:“有一天晚上,看到了奇怪的影子,可是后来什么都没有了……我们还以为是看错了……”

长谷部有点不敢再问这些小孩子了,无奈的转身看着年长组。

-------------------------------------------------------------------------

[明明是推卸责任吧][在你们眼皮子底下挖洞你们还一点都没注意到,怎么可能][被攻击也是假的吧?]因为慌张所以胡编乱造吗,小孩子们]

【闭嘴啊,你们知道什么?你们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后藤看到自己怒吼。

------------------------------------------------------------------------

乱和信浓移开了眼睛,不和长谷部对视。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长谷部简直恨铁不成钢:“你们几个还是当哥哥的呢,这种潜在危险就不能注意一下吗!啊?!”

------------------------------------------------------------------------

[哈,小子,你说什么?][我看是他们自己心虚,放进来了这些东西吧 ]

从我的脑海里出去啊!后藤暗暗咬住了牙。

------------------------------------------------------------------------

“说你们呢!啧,什么态度啊,叛逆期的小孩子真是麻烦。”

------------------------------------------------------------------------

[是你们故意放进来的吧!][想趁着混乱逃走吗?!]

什……么……?

[真是可怕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你们这些家伙——!后藤看到自己撕心裂肺的喊叫。他看着黑气蔓延上自己的手脚,脖子,眼睛。

[这可真是……][太可怕了,我们之间竟然有这样的东西存在!][长兄不在所以变成这样了吗?][你们呢?你们也像你们的好哥哥一样吗?]

离我弟弟远一点啊,混蛋!

-----------------------------------------------------------------------

“后藤!”长谷部一个手刀批下来,大怒,“听我说话啊!?”

后藤一个激灵:“啊,是,对不起!”曲折的影像在一瞬间灰飞烟灭,再也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长谷部觉得自己简直要被这群小混蛋们气出胃病来——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滔滔不绝的说教就是了。

“你们,多大了都,就不能长点心啊?晚上睡觉有人在你们头顶走不知道看一下的啊?这还好今天同田贯没睡觉,要不然得了啊?……”

乱悄悄跟厚讲:“我们这么隐瞒……可以吗……”

厚说:“不知道,但是我就是觉得反正我们不能说看见过这个东西。”

乱耸耸肩。

后藤听到身后传来悉悉簌簌的声音,接着听到兄长温文尔雅的问:“出什么事了吗,长谷部君?”

“啊,一期一振殿下,来得正好!您看这……”

药研趁着家长们沟通的时候溜达过来:“还好吗?”

乱撅嘴:“太狡猾了药研!自己跟着一期哥悠闲,不知道我们这里被集火了吗!”

药研笑笑,回嘴:“但是长谷部君也就是唠叨了点吧,不正好治治你这个性子。”

信浓看了看药研苍白到近乎透明的脸色,问:“不说我们了,你呢?我总觉得你很难受的样子。”

药研的笑容微微僵了一下。

“我挺好的,”他最后说。

另一边,交涉完毕的长谷部挨个儿拍了拍年长短刀的头,带着队伍离开了。屋里很快只剩下粟田口一家子。

一期一振微笑着目送他们离开,才转身面朝这一屋熊孩子们,有些心力憔悴的说:“我说你们啊,还真是不声不响的就惹出这么大的事啊?”

年长组们表示很尴尬。厚一把推出吓哭了的五虎退:“小退,一期哥交给你了!”

五虎退:???哇……

趁着一期一振手忙脚乱的哄弟弟,几个当哥的偷偷溜进角落里,长长出了一口气。

“我真的,再也不想见到长谷部桑了。”乱捶腰抱怨。

信浓比较通情达理:“还好啦,他现在骂我们这么惨,到了主公面前只会更给我们遮掩的,放心吧。”

厚的心思则在另一边。“喂,我说,”他问,“我来之前,本丸又发生过这样的事吗?我总觉得自从我来这里就没有一天过的安生的。”

短刀们静了一静。药研推推眼镜:“客观的说,没有,所有事情都是你来之后才开始发生的。”

厚:“……所以我就是最终boss吧。”

药研笑容可掬:“怎么这么说呢厚,你实在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厚大吼一声扑过去跟自己亲兄弟扭打。

乱和后藤笑裂在地上。

信浓:“一期哥——!”

.

ps:我对本丸的大家是真爱。真的。看我真诚的眼神。

pps:长腿部他们在发现空房梁通到短刀屋里会觉得挺尴尬的,是因为他们觉得短刀们的侦查不应该没发现(某种程度上真相了),然后没发现那只能是他们不小心(???),但是因为都是小孩子还有个护犊子的哥所以又不好说他们(然而你还是说了啊长谷部君),所以就觉得rio尴尬……你说要通到来派那屋还可以甩锅给懒癌和真•大太•瞎•萤总对吧……

ppps:我发现我已经快记不得前面都挖了些啥坑了(望天)记得的小伙伴,请提醒我一下……

评论 ( 11 )
热度 ( 68 )

© 九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