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丸的三大哲学问题(08)

•本章走剧情,可能发一点点点点cp……

•cp三山,一药

•我其实蛮喜欢三日一期鹤这仨相处的方式的,不是cp,应该说cb,那种聪xi明you人dao之间的迷之惺惺相惜和互相排斥……恩总之很微妙,我写的不是很好……
(这里本来想些鹤的,但是剧情不允许就算了)

•这章蛮多关键剧情线索,欢迎有想法的小伙伴来跟我讨论!

•ooc,ooc,ooc!

8.
幽暗的房间里, 白色狩衣的女孩动作优雅的拢住长袖,执起一根乌黑细长的木挑子,轻轻拨弄着烛火。微弱的光在她的瞳孔中跳跃,把她的身影映在身后的书架上,褶皱扭曲不成形态。

拉门外响起叩击声,起初带着一丝不确信,随后像坚定了什么似的,缓慢而规律的叩下去。

女孩怔怔的盯着烛火,伸出苍白细弱的手,向火光探去。

火的温度焯烫。她一个瑟缩,把手拢回长袖,扬声道:“请进。”

她又恢复了平时淡漠的神态,好似刚刚云里梦里的人完全不存在一样。

拉门因年岁长久,挪动时发出疲惫刺耳的吱呀声。具有标志性的温柔男音响起:“我进来了,主公。” 阳光从门口青年的身上划过,迫不及待的向房内挤进来。她有点不适的眯起眼睛,微微偏过头避开刺眼的金色。

.

一期一振些许审视的意味打量主公的房间。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踏入这个地方---曾经,不管是做近侍也好,领命出阵也好,他都只是在房门外等待指示。

房间里阴沉沉的。木雕的香炉里幽幽的晃着几缕檀香,飘袅盘旋。家具都是沉木打造,书橱与床榻都被一层轻纱所掩盖。窗户闭合严密,没有一丝光可以侥幸透进来。门边的墙上挂着一个狐狸面具,昏暗的环境下,他感到那个狐狸黑漆漆的眼睛正默不作声的审视着自己。

这样的黯淡氛围却没有让一期一振感到压抑。相对的,他感觉自己心底涌出一阵微妙的,不知道针对谁的难过。

恍惚了一瞬,一期一振又恢复成平日里无懈可击的温柔兄长模样。

审神者侧身对着他,似乎在研究眼前的烛台。

他端端正正的坐下,对审神者郑重地道:“在百忙之中打搅您,实在是不好意思……只是有一件事,还请主公准许。”

审神者不置可否的看了他一眼。一期一振明白这是让他继续的意思:“关于我的弟弟,药研藤四郎。上一次出阵他的伤实在是很严重,让我不太放心。所以希望今后一段时间里,您不要让他再离开本丸。”

他没有马上听到审神者的回应,但他只是耐心的低着头等待。

良久后,清冽的女音响起:“你很药研商量过了吗?”

一期一振马上回复:“是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道:“药研不是很情愿,不过终究还是同意了。”

他看到主公抬手毁灭了眼前的烛火。本就不亮的房间里瞬间又暗下去一个档次。

模糊中他听到审神者平静的说:“那就这样吧。”

他再次低头施礼,随即起身向后退去。

房门闭合的最后他又看了审神者一眼。屋内白衣少女瘦弱的身影几乎要被烛光的影子所吞噬,模糊在真实与虚幻之间。

他突然莫名其妙的想,这个房间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似乎应该是一个敞亮的,可以闻到花香的,空中阁楼一样的房间,而他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他的眼前会出现这样的画面。

.

看着一期一振的身影像是在门外,女孩缓缓转过脸,与墙上的面具相对。

良久,她踮起脚向前走去,在面具前站定。 纤细素白的手指轻轻在狐狸面具眉心的红痕点了点,一路滑下,在边缘停住。

这个面具并没有嘴的开口。她稍稍加了一点力,从指间传来的坚硬触感让她有了一些真实感。

女孩收回了手。

“这一回,是从药研开始吗……”

.

三日月用余光扫到拐角处的人影。他抿了一口茶,等待一期一振在他身边坐下。

半晌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樱花树在风中摇摆。

“看来是得到了准许呢。”三日月突然拖着懒懒的语调开口。

一期一振挂上温和的笑意:“什么都瞒不过三日月殿啊。”他语气微妙,情绪淡淡的浮在表面,听不出来是钦佩还是讥讽。

三日月平和的看了身侧处在阴影里的青年一眼。“说起来,我最近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 他饶有兴致的开口,“前段时间,我发现切国他总是甩开旁人,独自去本丸后院的天井那里。待他离开后,出于好奇我去看了一眼。”

他有意停顿了一下。一期一振思索了一阵,问:“您是跟踪狂吗,三日月殿?”

“哎呀怎么会呢,”三日月笑的特别和蔼,“我可不像你对待弟弟一样无限担心啊,吉光。”

一期一振:……是吗。

三日月笑而不语。

事实上,这个发现的过程充满了违和感。在一段时间的疑惑后,他突然看到了独身一人,行色匆匆的山姥切。而在途中,他甚至觉得山姥切在等着自己——等着自己真正跟上,才继续往前走。而到达天井后,他就看不见那个金发青年的身影了。

这让他几乎无法遏制的认为,整个过程就是山姥切有意而行的。

一期一振疑惑的看着突然陷入沉默的三日月。老人家似乎察觉到了他的视线,悠悠的继续:“天井边有一个不是很隐蔽的房间,里面堆着一些古旧的书籍,手札,还有一些可爱的小饰物。”

这让他愣了愣。而三日月不给他停下思考的时间:“那些小东西让我觉得很眼熟,似乎……今剑曾经带回来过一些相似的。”

一期一振猛的扭过头,金色的眼睛冷冷的盯着三日月。

真是令人害怕的压迫感啊,三日月微微挑了挑嘴角。

近乎就在一瞬间,一期一振周身的气势又被他收了回去。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带着不易察觉的生硬:“请不要妄自猜测了,三日月殿。”他站起身,“先告辞了。”

三日月眯起眼睛,看着青年离去的背影。

一周前,当药研还在昏迷中时,他曾告诫一期一振警惕。

“当有一些伤无法痊愈时,只会继续恶化。”他看着当时一期一振还有些茫然的样子,继续道“也就是说,最后,受伤的刀剑也许会被阴影所吞噬。”

一期一振看着他,问道:“这是一个忠告吗,三日月殿?”

三日月温和的回:“不,这只是一个猜测。”

他不记得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认知,而一期一振似乎也接受了他这个毫无理由的猜测。

粟田口家的兄长坐在少年的床边,平静的说,那么,您需要我的一些什么帮助呢。

不需要什么,他记得他是这样回答的,只是我有一些疑问,希望吉光能帮我解惑。

.

药研正听着出阵归来的厚和后藤七嘴八舌的讲述他们的见闻,就感觉有人从他背后轻轻拍了一下。

回过头,总队长冲他招招手。

他有些疑惑的跟着山姥切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还未发话,自己的胳膊就被山姥切抬了起来。

药研感到一阵刺痛瞬间传了上来。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山姥切沉默的挽起他的袖子。

药研有点微微的慌张,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这条伤口的存在。这让他感觉自己像个被暴露在阳光下的怪物。

接着他惊愕的发现伤口上一阵冰凉。蓝色的荧光从山姥切手里散去。

药研忍不住问:“请问您这是……?”

山姥切有些笨拙的给药研放下袖子,轻声道:“这样会舒服一些。”

药研抬起头看着他。逆光里青年翠绿色的眼睛闪烁着莫名的悲哀,整个人笼罩在夕阳中,看不清身型。

.

ps:这里解释了上一章为什么药研把他的担忧告诉一期是一期的态度会那么奇怪,以及为什么三日月和一期会混到一起……啊,算是填了个小坑……

pps:一期这里突然冲三日月发火的原因,解释一下,就是,今剑一般和短刀,也就是粟田口大队一起玩,所以今剑带回来的东西其实就是出自粟田口小短刀之手,也就是说,三明他在拉一期下水后,又让一期发现自家宝贝弟弟们可能都被牵涉了……于是本丸第一弟控才会爆炸。

评论 ( 6 )
热度 ( 69 )

© 九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