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丸的三大哲学问题(07)

•上一章有小天使要我发糖。那就发一下吧(。

•其实我挺认同一个定理:糖刀守恒定律(。

•cp三山,一药

•本章三条大佬们强势登场

•欢迎小天使们的各种留言!

•ooc,ooc,ooc!

7.
树枝被踩断的尖锐响声。掠过草木的猎猎风声。

天边的最后一色晚霞也已经退散。夜幕沉沉的压向人世,火光狰狞的面孔将一切贪婪与罪恶碾过。

——为什么不去看一眼呢?

闭嘴。他对那个声音说。

——为什么不去到他的身边呢?为什么不去保护他呢?

闭嘴!

——现在不就是机会吗?不就是你赎罪的机会吗?

滚开!

“药研?”

——你明明应该拯救他的不是吗?你的名号不就是“忠诚”吗?

“药研,醒醒。”

——既然没有保护他,为什么不随他往生呢?

“—药研!”

药研猛地睁开眼睛。他感到一只手轻轻触了触他的额头,接着脸上被贴上一块冰凉的毛巾,让他一个激灵。

“清醒过来了吗?”

“啊啊……多谢,一期哥。”

药研有点费力的挪动他的脖子,想去看坐在他床边的青年,可惜脖子上被缠上了厚厚的纱布,导致这个平日里很简单的动作现在困难重重。他听到兄长咳嗽了一声,忍不住恼火的抗议:“不要笑啊!”

一期一振忍俊不禁,“哎呀真是抱歉呢,”他坐到床尾好让药研看到他,一边感慨,“不过说起来,烛台切也真是给你包扎的很细心啊。”

药研疯狂翻白眼。“如果你指的是这个风骚无比的大蝴蝶结的话。” 他现在只想赶紧下床去找烛台切谈谈刃生。

一期一振很好心的扭过脸不让弟弟看到自己压抑不住的嘴角。

屋外空气清新,阳光明媚,尘埃在金黄色的光里暖融融的浮动。这样美好的景象让药研有种微妙的不真实感,但他却很安心。

回来了啊……真是,还以为差点就回不来了。

“药研,”一期一振喊他。

他收回放空的眼神,“就是做了个噩梦而已,一期哥。没什么的。”

一期一振没说话,只是松松的握住了药研的手。

这两天一期一振几乎一直寸步不离的陪着他,完全无视他“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的抗议。他那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兄弟在确认他们两个无事之后,就天天拿这个事情调侃他。他每次想教训一下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都会败在小一点的弟弟们真诚的,“虽然我们也想让一期哥陪但是药研哥受伤了所以一期哥还是陪药研哥吧”的眼神下。

啊这日子没法过了。每回被探病都觉得生无可恋。

不过如果不算吵闹的兄弟们,养病的日子也算是蛮清闲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醒的时候看看平日里感兴趣却没时间看的书,间或和一期一振聊几句,或者干脆就在床上发呆。一期一振不会特意跟他讲话,只是偶尔说几句,帮他调整一下姿势。有时候药研昏昏沉沉的醒来,看到哥哥逆着光的脸,听着他浅浅的呼吸声,就又慢慢坠入了睡梦。

这样一天一天的,时间倒也溜走的飞快。药研可以感觉到身上的伤口一点点的愈合,他知道这些伤口在灵力的作用下终将消失,被光滑的皮肤所覆盖。

……但是他同样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伤口都会好转。

他手臂上一条刀痕依然深深的刻在那里,没有任何愈合的迹象。每当他从噩梦中惊醒时,这条丑陋的痕迹都会隐隐作痛,仿佛在昭示着什么他不该回避的事实。

药研有一种预感,如果他就这样放任它下去,总有一天会发生什么无法挽回的灾难。

他已经不记得他是怎么对一期一振吐露自己的担忧的了,但是兄长那时候复杂的眼神令他无法忘怀。

一期一振背对着夕阳,沉默了很久才开口说,我不会让药研的这种预感成真的。

——所以,你自己也不要轻易的放弃啊。

.

整个本丸的氛围都因为无法预估的敌人而紧张了起来。短刀们不再单独出阵,即使是夜战也会多派几把胁差跟着;日战的队伍也是编排的更加谨慎,远征队甚至被大大缩减。每一个回来的队伍现在第一时间都是去汇报情况,而就算是这样的小心,受伤的刀剑也还是不可避免的增多。

“最近总是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岩融有些烦躁的在屋子里转悠。今剑举手抗议:“不要再转了呀!我头都晕啦!”

岩融哼了一声,把今剑提到自己肩头。小狐丸皱着眉头:“确实是这样啊。整个本丸都是躁动不安的……真是,令人不悦的气息。”

石切丸挑开帘子走进来。今剑打招呼:“石切丸—内番结束了呀—!”

神官样的大太刀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温和的回应。他席地而坐,面容严肃:“事实上,不只是各个历史节点的敌人有了加强。就算是身在本丸内,我都总是有种不好的感觉。”

小狐丸诧异的看他。

石切丸想了想,继续说道:“这两天我走在本丸里,总是觉得暗处有不属于本丸的眼睛在看着我们。不止是我,青江这两天也有同样的感觉。”

今剑啊了一声,把头埋到岩融衣服里。岩融拍拍小短刀的背,严肃地问:“这些猜测,你跟主公说过吗?”

“说过了,”石切丸点点头,“主公的意思是不要说出去,免的引起更大范围的恐慌。不过我想,还是先跟你们提个醒吧。”

三条家的另外几位都表示认同。

小狐丸:“……说起来,三日月呢?”

今剑抬起头,很高兴的喊:“这个我知道哦!他去追山姥切先生了!”

小狐丸扶额。

岩融:“……这个本丸变化有点快我跟不上。”

石切丸:“今剑你这个词用的微妙了一点。”

今剑一脸无辜。

.

山姥切看了看三日月:“我现在要带厚去出阵。如果你还有什么事情,请去找长谷部,不要随便自作主张。”

三日月笑眯眯的点头说好呀好呀。

山姥切:……并不是很相信你会就老老实实呆着了。

不过山姥切发现他其实也不是很想管老人家打算搞什么大事。三日月最近似乎一直在怀疑什么,查出来也是迟早的事情。

叮嘱到就好了……剩下的我也没有办法。

他转身上马离开。

三日月冲山姥切挥挥手,算是暂时告别。因为敌人的变动,许多早已不负责出阵的刀剑现在纷纷又上了战场,其中自然包括总队长山姥切。

虽然希望是切国直接把你隐瞒的事情告诉我,不过有些时候,还是没有你在比较方便呢。

而这种时候,有一个同一战线的伙伴总是极好的。

三日月这么想着,对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身后的人随意的打招呼:“下午好哟,吉光。”

.

ps:今剑不跟粟田口们住一起所以不知道本丸里现在啥都有……papa侦查两万八(。

pps:
一期:一切为了欧豆豆!
爷爷:切国在瞒什么一定要搞清楚啊(。
药研:啊不知道我会不会影响到大家……
被被:怎样都好随便啦(冷漠.jpg)

这么一看下来……被被,Boss气场太浓了(笑哭)

但是被被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大家一定要记住啊!!

评论 ( 8 )
热度 ( 74 )

© 九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