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丸的三大哲学问题(05)

•热衷于搞事的我今天也在愉悦着(。

•cp三山,一药

•刷一刷药研被被的帅气值!

•欢迎小天使们来评论区找我玩!

•ooc,ooc,ooc!

5.
“你们说,主公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啊?”厚有些烦躁的在房间里踱步。

后藤似乎完全不能理解厚的问话:“……等一下,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厚放任自己跌坐在后藤身边,不停的抓头发:“哎呀,就是,主公她就是,怎么讲……“

后藤一脸“大兄弟你到底想说什么”。

厚停下手头的动作,磨蹭了半天才吐出几个字:“她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他索性打开话匣子:“你看,我都来本丸这么久了,主公就没怎么派我出过阵,也没有要我去远征……我每天就只能在本丸里活动,跟你们聊聊天做做内番什么的,根本没有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

信浓从屏风后探出头:“你也不要太气馁了,厚,其实我们大家都挺闲的。不记得鲶尾哥说的吗?现在时间溯行军也消灭的差不多了,出阵的机会当然就更少了。”

厚没再回话。他向后仰,把自己摔在被子里,然后翻了个身,整个脸都被埋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沮丧的声音闷闷的从被子里钻出来:“可是我还是希望……可以尽早帮上大家的忙。”

信浓对后藤使了个颜色,悄悄退出房门。

“…也确实有点奇怪,”走廊上,信浓若有所思道,“主公人是冷淡了一点,但向来是非常倚赖我们的。但是这一回确实是有点像……刻意压着厚不让他出阵……似的。”

后藤随手拔了根草放在嘴里叼着:“主公肯定有她自己的想法吧,”他含糊不清的说,“反正我是不觉得主公会不信任厚啊之类的。说不定就是像鲶尾哥讲的那样呢?”

两人都沉默了一下。上午的阳光正好,暖洋洋的令人昏昏欲睡。

后藤推了推信浓:“喂,说点什么啊。太安静了总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是不会起鸡皮疙瘩的。”

“哎呀比喻啦。要不然也太安静了,连个虫子的叫声也没有。要不是现在大上午的,简直就是标准恐怖片配置嘛。”

“停下你的脑洞好吗。”

信浓叹了口气。“算啦,”他拍拍衣服,站起身来,“等药研回来我们再商量商量吧,看要不要去问问主公之类的。”

“然后顺便告诉主公我们那天晚上看到了什么?”

信浓愣了一下。

后藤依然只是直直的盯着眼前的空地,仿佛刚刚那句话不是从他嘴里冒出来的一样。

沉默了一会儿,他耸耸肩。“再说吧。”最后轻飘飘的扔下了这句话后,他便转身便离开了。

后藤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信浓的声音。他眯着眼睛望着蓝的有些刺眼的天空。

真是太安静了啊,他想。

.

而被他们惦记的药研正跨在敌人上方,狠狠的将刀身刺入敌人的身体。

“连刀柄都刺进去了啊,”他冷笑着弯下腰,在敌人耳边吐气。

时间溯行军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形体随即消散。

乱盘着一条腿挂在一边的树枝上,手搭凉棚远目状:“药研,我可以说句话吗。”

对着药研疑惑的眼神,他缓缓吐出下半句:“真是好风景啊……”

药研:……想看好风景是吧。

他飞起一脚向树上的短刀踢去。乱大笑着躲开,还吹起了口哨。

“哎呀药研你真的该考虑去做个腿模什么的—”

“放肆!”

一期一振默默扭过头想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却正好迎上刚从山坡下消灭敌军回归的鸣狐。

小狐狸用特别嫌弃的语调说:“一期殿,您怎么就那么怂啊?连看都不好意思看?还不如您的弟弟呢!”

一期一振:“……小叔叔,可不可以让您的狐狸闭嘴?”

“哦呀这可真是太失礼了!我可是鸣狐的代言狐呢?”

鸣狐缓缓摇头。虽然他还是面无表情的,不过一期一振发誓他叔的眼睛里写着“恨铁不成钢”五个大字。

一期一振连苦笑的力气都没有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鸣狐发现了他对药研怀有特别的,不同于其他兄弟的感情之后,这位粟田口家唯一的“大一辈”就总是和小狐狸一起怂恿他“去跟药研殿摊牌”。

看热闹不嫌事大一样。这长辈还能不能好好做了。

一期一振明白,在鸣狐看来,兄弟也好同僚也罢,都不是可以阻碍两个人在一起的理由。对于他来说,喜欢就是喜欢,厌烦就是厌烦,这样的情绪从来都不需要掩饰。

不过我可没有您这么洒脱啊,他有些苦涩地想。

……再说您用得着掩饰吗就您这面具往脸上一摆。

他深呼吸了几下,平缓自己起伏的心情:“乱,药研,不要闹了—我们该回去了—”

看清楚两个弟弟情形的一瞬间,他的瞳孔骤然缩紧。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检非违使?!还是在这种……大家都已经非常疲惫的时候……!

他猛地抽出刀,向前扑过去。鸣狐紧紧跟在他身后。

一块匾牌落下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一期一振毫不犹豫地挥刀斩断它,丢在一边。

尘土飞扬。刀剑们的影子消失后,匾牌上的字慢慢清晰了起来。

——本能寺。

.

“本能寺?”三日月有些惊讶一般的确认。

山姥切点点头。

“这可真是……”三日月用一种玩味的口吻道,“主公难道不知道本能寺对于药研来说的意义吗?”

山姥切给自己又添了一杯茶。“这是药研自己要求的,”他说,“最开始如果不算上他,本丸就并不够拥有足够实力的刀剑。本来主公想放一放再去本能寺的,但是药研找她谈了一会儿之后,主公就同意他出阵了。”

三日月挑了挑眉。

山姥切很清楚,这是老人家又开始对某个事情感兴趣的征兆。他润了润嗓子,不带什么感情的接下去:“对药研来说,本能寺和别的地点没什么不一样。一直以来他都是哪里需要他,他就去哪里。”

三日月想了一下,随即笑起来。

山姥切懒得问他笑什么。肯定又是,哎呀虽然有些意外,但是这的确附和药研的性格啊,之类之类的。

不过药研确实不怎么怕火。他想,对药研来说,火就是火,不是什么令他焚身的梦魇。

真是,跟他几个哥哥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啊。

……说起来,我还有多久能走?

三日月打断了他的思绪。“果然跟切国聊天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啊。”

……哦。

“因为,切国总是能明白我想问什么,想说什么,”三日月笑眯眯的说,“就像是已经认识我很久了一样。”

山姥切平静的点点头。“从你来本丸也有一段时间了。”

三日月没再接这句话。

山姥切站起身。“我还有点工作要做,”他说,“先告辞了。”

三日月冲着他的背影道:“明天要再来哦?”

“……没必要总跟一个仿品聊天吧。”

看着白色的背影消失在拐角,三日月缓缓收敛了脸上的笑意。

他回想起这个孩子隐藏在金色头发下的眼睛。他的眼线很干净,眼角微微挑起,碧绿色的眼珠明亮清锐,却深不见底,乍一看其实带着隐约的冰冷的气息。

啊啊,真是的。

对你,还有你所掩盖的事情,越来越感兴趣了呢……切国哟。

.

ps:本章隆重登场:
         粟田口•我是总攻•乱•就是想调戏我的兄弟•藤四郎
          以及
         粟田口•看破一切•鸣•我的大侄儿眼睁睁看着我的小侄儿调戏我的另一个小侄儿•狐
          大家鼓掌欢迎(。

pps:总感觉爷爷被我写的hin痴汉orz

ppps(没完了这个人):上一章好多小伙伴才短刀们看到的是本丸的刀剑,恩其实不是的……真的就是溯行军(这个下一章讲)……其实讲道理本文最大的剧透是标题!是标题啊!!



评论 ( 7 )
热度 ( 92 )

© 九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