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丸的三大哲学问题(04)

•继续放飞自我的剧情

•其实我从第一章就开始埋伏笔了hhh不知道有没有小天使发现

•cp三山,一药

•欢迎对剧情有看法有疑问或者有意见的小天使来评论区找我玩!

•ooc!ooc!ooc!

4.
山姥切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他现在端坐在廊下,捧着一杯热腾腾的清茶,手边的木制托盘上零落的散着几块小豆糕。春日的阳光从樱花的间隙中灵巧的穿过,懒洋洋的铺洒在草坪上。

真是一副完美的春日赏樱图啊,他恍惚地想。

“真是好久没在春日赏樱了啊。”旁边的人拉着慢悠悠的腔调说。

对问题就在这里!为什么我会坐在三日月的旁边啊?

山姥切把头往被单里缩了缩,默默开始回忆自己刚刚的一系列经历。一大早安排下去今天的出阵与远征后他就基本上闲了下来,只与两位兄弟对练了一会儿,快中午时今剑哭丧着一张脸跑过来说他们家三日月又没了个刀影啊好烦啊,“山姥切队长今天不是没有内番吗就拜托你找一下他吧好不好”,然后— 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陪老人家喝茶赏花。

关键是他觉得他跟三日月没话聊,三日月又是那种经常神游天外不知所云的主,以至于空气特别安静。

山姥切现在有点后悔答应今剑寻找走失老人了。他不自在的挪动了一下身子,正想着该怎么礼貌的告辞时,三日月又开了口:“切国啊……”

山姥切:…?叫我?

他茫然的转头。

本丸里的三日月并不似出阵那样华美的令人心生敬畏。更多的时候,这位名满九州的天下五剑只是扮演着一个平和的长辈,平日里与太刀们喝喝茶,逗一逗小短刀,余下的时间里基本上就闲逛到不知道哪里。

但山姥切永远记得他第一次从厚樫山带回三日月的那一天。结束了征战后他不经意的转过头,就看到传说中天下最美丽的那把刀噙着笑站在他的身边。山顶的风猎猎作响,四周一起征战的同伴因为发现了三日月而惊叹,可是这些声音都离他很远很远。他的感官完全被眼前的刀所摄取,视野里只剩下对方眼底的一弯新月,幽远而静谧,恍若屹立在时光洪流中,亘古不变。

他后来想那个时候他应该是怕了,因为他似乎在那个时候就从三日月的眼睛里窥视到了结局。直到现在也是,此刻也是,他低头沉默的等待三日月接下来的话,却不敢抬头直视对方。

三日月似乎思索了一下才缓缓道:“虽然我是因萤丸锻造而到达的本丸,但我总是觉得,对切国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呢。”

山姥切面无表情。又开始瞎扯了,他想,还老是一个借口。

“…所以,以后还请你多关照。我呢,对本丸从前的事情很感兴趣,也想知道了解同伴们之前的生活。切国在这里呆的时间最久,可以满足我这个老人家的小愿望吧?”

觉得我闲就直说好吗。山姥切开始在心里预演今后的生活:安排工作,内番,给老人家讲那过去的故事……

感觉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说话就当你答应了哟。”

啊,又被擅自决定了。

山姥切临走前被三日月神神秘秘的往怀里塞了个点心盒子,他也懒得问这是干嘛。

只不过在转过走廊之前他忍不住会了一下头,看到三日月平静的站在屋檐的阴影里,望着樱花树,嘴角牵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像是已在轮回往生的路上伫立许久,冷眼旁观了千百年的斗转星移。

…虽然他面前只有一树开得正好的樱花。

.

远征回来,在主公门前放下汇报之后,药研打算去直接去药室里研究远征带回来的植株。不过在拉开拉门的一瞬间他就后悔了—粟田口家的大哥正端端正正的坐在屋里。

药研有点无力的开口:“一期哥……”

“哎呀,”一期一振看到他,微笑着开口,“我看药研一回来就打算直接工作,都不知道休息一下呢。”

药研:“一期哥其实我……”

一期一振:“但是我觉得,药研还是先睡会儿会好一点的。”

药研:“不一期哥我真的……”

一期一振:“嗯?”

药研:“……嗯,我真的确实有点累。谢谢一期哥提醒。”

一期一振温柔的点点头。

药研忧伤地看着手里的植株,感觉自己短时间内应该是见不到它了。

一期一振盯着药研回房间,开铺盖,直到他钻进去才算是满意的离开。

出门前,一期一振轻轻的说了一句:“有时候我想啊,药研要是能再依赖我一点就好了。”

药研闭着眼睛:“什么话,我都已经是大人了啊。”

他似乎听到一期一振笑了一下。

脚步声渐渐走远。药研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

昨天晚上那里闪现了一个令人产生不快的影子。而现在的天花板上只有被阳光倒映的水的波纹。

他当然知道一期一振的“依赖”是什么意思。自家大哥是希望他能说出来半夜里让他全本丸转悠的原因。

不过这又该怎么讲?除了不必要的恐慌,这个荒谬消息还能带来什么呢。

.

接下来的这一天里,几个年长一些的短刀没有一个提起昨天晚上的诡异影子。秋田和五虎退依然有些悚,但是在几个哥哥的安慰下已经不再那么害怕了,缠着一期一振聊天。

“前田,平野,你们在干什么?”

短刀双子蹲在中午的太阳底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种蘑菇。

听到药研的声音,前田抬起头认真的说,“我们在对比我们能想到的本丸里小东西的影子,看看有没有符合昨天晚上影子的东西。”

厚这才注意到双子身边坦着的一堆金光闪闪银光闪闪。

“哇擦咧你们两个是要捐款私逃吗!?”

“并不是啊!都说了是要对比…”

博多眼神死:“放过那些刀装和小判,好吗。”

乱在队伍后面翻白眼。后藤和信浓苦笑。

小一点的孩子们似乎并没有看清楚影子的形状,所以前田平野这两个本来就一本正经的孩子现在更是把他们的钻研精神发挥到了极致。

“真的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诶。”

“本丸里有谁知道呢?”

“要不问问山姥切桑?他应该很了解这些东西吧?”

“是谁给了你们两个这样的信念啊!?”

“啊,山姥切在那里—”

“你们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两个小短刀嗖的一下窜到山姥切面前。

“山姥切桑!请问一下!”

山姥切一脸懵逼。

“您知道本丸里有哪些会在半夜出现在房间里的影子吗?”

“你们这个问法槽点实在太多我都不知道从哪里吐起了。”后藤心累捂脸。

出乎所有年长组意料的是,山姥切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会儿。

“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他最后犹豫着说,“不过我记得以前主公又跟我讲过,遇到无法理解的事情的时候,先把鹤丸殿打一顿就好了。”

刚准备进屋的鹤丸一脚踩空了台阶。

信浓沉默了一下。“虽然这个理由很荒谬…”

厚接了下去,“但是莫名的觉得很有道理无言以对啊。”

鹤丸欲哭无泪的看看短刀们又看看山姥切。

然而平野和前田显然还不能很好地理解大人们的世界。

“…为什么呀?”

鹤丸悲愤的附和:“为什么啊?”

山姥切又一次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随后他打开手里的点心盒子:“…我这里有小豆糕。要不要吃?”

“要!谢谢!”

ps.鹤球: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pps.其实药研他们打死不说昨晚看到了啥的原因,不是他们自以为的那个,或者说,不全是……只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咳(。




评论 ( 14 )
热度 ( 99 )

© 九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