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丸的三大哲学问题(03)

•走向成迷的剧情

•cp涉及三山,一药(cp感淡薄,本章甚至没有三山出场(土下座)但是爷爷被被下章刷一波我保证!)

•本章搞事,开心

•ooc!ooc!ooc!

3.
那天晚上短刀们都没能睡好。

大家一开始是被五虎退小小的尖叫声吵醒的。

“有东西在那里…!”他抱着小老虎缩在角落里,怎么都不肯出来。

小一点的孩子们骚动起来。

药研带上眼镜四处张望,随即茫然地问:“并没有发生什么啊?”

“有的,”五虎退坚持,“就是一团黑影,嗖的一下就过去了!”

乱神神秘秘的把手指竖在嘴边:“可不能这么说啊。否则鬼怪发现我们不尊敬它的话,是会生出报复心的!”

后藤睡眼朦胧的地问:“可是你自己不就是付丧神嘛?”

一室寂静。厚和信浓一脸冷漠的看着后藤被乱摁在地上用枕头暴揍。

药研懒得看那边,他忙着哄弟弟们回去睡觉。“没有什么的,”他说,“再说了,有我们在,你们怕什么?”

迷迷糊糊的睡了一段,厚又感觉到有一个小小的脑袋在往自己身边凑。

秋田哭兮兮的拽着厚的衣角:“真的有…那里刚刚有个影子飘过去了…”

乱盯着天花板出神。后藤打了个哈欠,把秋田提到自己被窝里,放好,接着睡。

.

朦胧间厚感觉有脚步声在他周围响起。第三次被推醒的时候,他已经彻底没脾气了。

他刚想说话,就被捂住了嘴。乱示意他抬头看天花板。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东西…咦—?

“看到了吗?”乱在他耳边微不可闻地问。

厚只觉得一身冷汗冲着自己迎头浇了下来。“一个…影子,”他迟疑地开口,“速度很快,我没看清…”

不只这样,他想,那个影子还长得相当熟悉啊…

他和乱对视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迷惑与恐惧。

可是周围依然什么声音都没有,甚至没有夜虫的鸣叫声。过于安静的黑暗沉沉的碾过来,封锁住了他所有的感官。

厚动作极轻的翻了个身。一摸身边,发现后藤的床铺已经空了。

“后藤带秋田和博多去上洗手间了,”乱的嘴唇几乎没有动,“药研和信浓出去了,说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到底是不是—”

他没有往下说,但是厚明白他想说什么。

“药研和信浓带刀没有?”他悄悄问。

乱点点头。

.

走廊里,药研把手里的蜡烛分了一只,塞给身后的信浓。

“你去查一下那一边,”他指指大部分打胁所在的屋子,“我就沿着这个方向走。二十分钟后在房间门口汇合,可以吗?”

信浓应了一声,随即身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另一条走廊上。

什么叫短刀的夜战啊,药研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向前走去。

不过夜战发生在本丸里也算是头一遭了哦。

他一扇门一扇门的看过去。厨房的灯亮着,不过那是鸣狐在做夜宵—也是搞不懂大半夜的做什么夜宵;长谷部还在处理文书,烛台切在一边陪着帮忙;转过拐角时他被坐在走廊里赏月赏樱的三日月吓得差点拔刀,好在反应及时,在大佬转头前他就潜行了。

总觉得这个本丸相当厉害啊?

大部分刀剑还是睡了,包括他们粟田口家大哥。不过在药研刚刚要走过去的时候,一期一振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药研?” 药研决定还是不要把这么荒谬的事情拿去烦扰他哥:“没什么,上洗手间。一期哥怎么还不睡?”

一期一振笑的温柔的可以拧出水来:“本来睡着了,但是感觉药研过来了就醒了呀。”

哥你这么好的侦查就不能用在出阵吗?药研在心里小小的吐了个槽。

.

信浓和药研拉开拉门的同时,厚一骨碌爬起来。

“是什么?”乱问。

厚感觉乱的神经都快要绷断了。

“什么都没有,”药研很平静,“睡觉。”

乱嘟囔着“什么嘛……”不过他紧绷的身体似乎悄悄放松了一些。

越过乱,厚看到药研并没有放下刀,也没有睡下,而是靠在门边发呆。

“药研?”他轻轻叫了几声药研才回过头。

“你也睡吧,厚。”他说,“我先坐一会儿。”

厚没说什么。他应该睡不着了,相信乱他们也是一样的。

毕竟,房间里看到了时间溯行军一样的影子什么的,虽然很荒唐,可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啊。


评论 ( 2 )
热度 ( 93 )

© 九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