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丸的三大哲学问题(01-02)

•剧情流加一点吐槽风,其实就是我很久的一个脑洞发   出来浪一波

•cp涉及三山,一药,不过其实cp不是很重要(毕竟不是感情主场orz)

•开始几章厚的戏份hin多还是个吐槽役……(当年他哥都来本丸了他就是不来的怨念)

•欺负后藤小天使哦耶

•短刀是全人类的宝物(比心)

•ooc!ooc!ooc!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

ready go!

1.
“哟…我是厚藤四郎,在兄弟中----不,等一下?!”

一个棕毛生物向他扑来。厚一脸懵逼:这什么东西?

他条件反射的把手抽出来,一拳头冲着这团红毛挥了下去。

然后他就听到这个棕毛惊天动地的哭喊声:“兄弟啊!你终于来了啊啊啊啊—”

厚艰难的辨认着手下已经扭曲的姑且算是脸的,嗯,脸。 “…后藤?”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厚。” 药研爽朗的笑着对他道歉,“毕竟大家都等你很久了……所以看到你有点激动吧。”

厚内疚的挠挠头,“没有,我没有在意。就是有点吓到而已。” 他现在在药研的带领下参观本丸。不得不说,本丸的风景还是不错的,至少那个樱花就开的相当壮丽,任谁看到都会称赞。

在厚的拳头砸下去的下一秒钟,药研出现在了锻刀房门口。按他的说法是,“听到这边传来了诡异的声音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可言状的事,所以想着过来阻止一下”。

那么你想象的到底是什么不可言状的事啊?还有你机动怎么跟上了天似的那么快就赶到现场!你不是说你刚刚在研究药物吗?

厚拒绝思考下去药研为什么这么熟练。总觉得会打开什么新世界的大门。

“你能体谅后藤真是太好了,”药研接着眯眼笑,“厚很好脾气啊。”

厚继续摸脑袋,假装没有看到被药研拖在身后已经丧失行动力的棕头发兄弟。

正是中午,本丸一片寂静。连夏日里最吵闹的虫子都丧失了活力。

厚上前几步,“…说起来,其他的兄弟们呢?”

“一期哥带着秋田和左文字一家远征去了,” 药研解释,“鲶尾和骨喰去出阵了。博多好像跟长谷部桑一起在财政室里。别的兄弟都在午睡……喏,就是这里。”

他用力拉开左边的一扇门。厚把头伸进去。是一个大通铺一样的房间,可以看出来平时应该是宽敞明亮的,只是现在拉上了帘子。短刀们都窝在被子里。

后藤摇摇晃晃的走进去,歪在其中一个垫子上。

旁边的乱不满的嘟囔了一声:“干什么啊后藤…”他抬起头,接着漂亮的蓝眼睛亮了起来,“啊,厚!”

是我是我。厚苦笑着挥挥手。

乱踮着脚走出房间。 “你终于来了啊……是什么样的玄学力量召唤出了你?”

厚的脑门上挂上几个巨大的问号。一边药研倒是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啊,似乎是歌仙建议在锻刀过程中跳祭祀用的舞蹈。不过我不太明白,毕竟我不懂风雅的事情”

乱:“哦—”

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但是我真的不觉得这是原因啊!厚在心里呐喊。

感觉我的兄弟们都不是什么正经刀。

乱似乎看出来了厚的纠结。“因为厚是最后一个啊,”他理直气壮的这么说到,“先前不管怎样都不来呢。” 药研在一边解释,“不只是粟田口哟,厚。厚是本丸刀帐中最后一个到的啊。”

我怎么不知道我这么…稀有啊?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我觉得我也没有欧到这个地步啊?厚简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不过不管怎样,来了就好。”药研在走廊边坐下。

“欢迎啊,厚。”

“所以说,审神者就是我们现在的主公对吗?”在乱和药研你一言我一语的说明下,厚算是搞清楚了自己现在的状况。

“是的,”乱回答,“不过你可不要抱什么太大的期待。我来这里算是早的了,也只见过主公两三面而已。”

厚有点迷茫。“但是…我应该去见一下她吧?我来这里,似乎总要汇报一下。”

“确实要汇报一下,不过不是现在。”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主公一般每天早上会见一下近侍,布置一天的任务,之后就不出来了。”

厚转过头。一个面色严肃的青年抱着一沓文书走过来。

“长谷部桑。”药研和乱都打着招呼。

长谷部点了点头。“你好,厚藤四郎。终于来了呢。”

总有一种我是万众期待的boss登场的感觉?

厚甩甩脑袋,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这些。

“主公只出来这么一会儿吗?”他问,“那我只能明天去拜见了啊。”

“是这样没错,”长谷部清清嗓子,“不过主公可不是是什么家里蹲!主公非常英明,强大而充满智慧,对待刀剑也向来怀着慈悲的感情…真的不是因为懒得出门才总是关在房里的!”

看上去严肃公正的长谷部桑其实是个痴汉呢,厚表面恭敬的听着。

以及,一不小心暴露了真心话哟,长谷部桑。

远处传来了悠扬的号角声。

“啊,远征部队回来了…”药研还没有说完,乱就高兴的跳了起来,“一期哥!秋田!欢迎回来—”

远远的,厚看到一个笑意温柔的蓝发青年翻身下马,又回身抱下粉头发小短刀。

整个本丸都像是被号角声唤醒了。

喧闹声渐渐传了过来,伴随着纷杂的脚步声与笑声,打破了中午的寂静。

厚终于有了一些真实感。

从现在开始,就要在这个地方生活并战斗了,他对自己说到。

2.
厚已经到来本丸一周了。他见过了审神者—一个身披白色狩衣的冷淡少女,对他简短地表示欢迎后就把他扔进了出阵队伍里。

效率相当之高,让厚叹为观止。

这个时候就明白自己来的有多晚了啊,厚看着在自己之前来的,总是笑的一脸超然世外的三日月宗近。三日月的铃铛上刻着“54”,而自己的却是是“1”。

…不要提别的刀铃铛上的79+。

鲶尾想办法安慰他。“不用这么失落啦,”他笑嘻嘻地说,“厚你其实享受生活就好了。时间溯行军其实已经击退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有一些小喽啰,我们都可以搞定的。”

骨喰面无表情的一巴掌糊在鲶尾脸上。你就没发现热爱战斗的厚更加失落了对吗?!

一周内,他努力的认全了本丸的刀剑们。永远迷之不高兴但其实也可以比较高兴的左文字一家,永远处于一种别的刀无法加入的气场里;热爱厨艺的主妇力爆满的牛郎(并不)帅气的烛台切光忠;主厨压切长谷部(“性格都向着主公靠拢了啊长谷部君!”—烛台切);社交障碍大俱利伽罗;社交过于丰富鹤丸国永;神棍青江;不能惹的三条大佬;爱抖露和泉守兼定和他的小迷弟堀川国广;左手右手安定清光;卡皇山伏国广……

“我知道给刀剑先生们贴上单一的性格标签是不对的可是这么多刀我不找点特点真的记不住啊!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一天晚上,在一期一振对厚这种简单粗暴的分类进行委婉批评教育时,厚悲哀的反驳。

一期一振就很努力的跟他讲,厚啊虽然哥哥知道你很辛苦但是还是要认真了解每个刀哦不然不礼貌的?

药研悄悄戳他,“这种时候只要表示明白就好了。”鲶尾在一边点头。

所以你们都是这么阳奉阴违的吗?你们这样不怕带坏小短刀们吗?

乱很惊异的问他:“原来你觉得小短刀们都很纯良的吗?”

“我是不是又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你想想嘛,短刀啊,向来都是被主人们贴身携带着,不管做什么事都不会摘下……就算是在就寝这种时候也……”

“闭嘴啊啊啊!”

“乱!厚!你们有没有听我说话!”一期一振怒了。

药研赶紧去拉他哥。

话是这么说的。后来随着和本丸的大家逐渐熟悉起来,厚也慢慢开始揭掉了一些印象标签。

“一些。”乱重复了一遍。 每个清早粟田口家的孩子们都会趁洗漱的空隙聊聊天,而刚到本丸不久的厚相当自然的变成了八卦对象。

厚翻白眼。“我是绝对不会摘下鹤丸老爷身上'恶作剧至上'的标签的。”他大力拧着毛巾。

信浓同情的看他。毕竟不是所有刀在第一天掉坑第二天丢刀鞘第三天被芥末辣成中伤后还可以笑对生活的—尽管始作俑者表示他只是在欢迎新成员,以及,帮助他习惯于迎接生命中美好的惊吓。

这导致厚一度怀疑自己到了一个假本丸。那两天他总是在思考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往哪里去这样的终极问题。

“好吧。”乱拼命往下压自己上翘的嘴角,“还有什么标签是你没有摘下的?”

厚思考了一下,“…有一些,是根本就没能贴上一个具体的标签吧。”

这下连药研都停下了手头的动作。

其实就是两把刀,山姥切和三日月。

三日月,接触太少,据说平时都致力于在本丸迷路。

山姥切,见得到是挺多,据说是本丸第一个铃铛上刻上“99”的刀,所以现在闲得不得了,是审神者的第一把刀。但是总是躲在他的被单下,不太跟别的刀说话。

后藤经典点评,“活在梦里”。“我的意思是,我们的梦里。”他补充道,“本丸传说似的。”

“你才是活在梦里吧后藤,”药研眉毛都不抬一下的怼回去。

“因为药研哥哥也算是最开始就呆在本丸的刀啊,所以比较熟悉山姥切先生吧?”秋田慢悠悠的说。

平野想了想,“我来的时候,山姥切先生还是一队队长的。”

前田点头,“五虎退和我们都算是他带的前期吧。”

五虎退抱着小老虎嗫嚅着,“也就是…我们了吧。”

“确实啊,”鲶尾在一边回忆,“似乎一期哥来的时候,山姥切先生就基本上只负责开荒了。”

厚和信浓对视了一眼,感觉这似乎不是一个他们可以加入的话题。

还有,鲶尾你个胁差为什么总是这么自然的溜达到短刀群里的?

不过药研很快打断了这些“元老”们。他向来不是很喜欢八卦,尽管乱抗议过很多次。

这多少让厚有些失望。毕竟,还是想好好了解一下本丸之前的样子。

粟田口散会后,厚匆匆往练习场赶去。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在门口看到了兄弟们谈论的主人公。

有点小尴尬啊,看着刚刚谈论的对象在眼前出现什么的。厚这么想着,跟山姥切打了个招呼。

山姥切倒是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来…练习?” “是啊,”厚笑着说,“还是希望早点赶上兄弟们呢。” 山姥切轻微的点了点头。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表达什么,但最终也没能说出来,只是目送着厚进入练习场。

评论 ( 24 )
热度 ( 140 )

© 九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