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丸的三大哲学问题(16)

•最近两边官方疯狂作死飞妈,一度难受的想弃坑,后来还是回来了……这里审神者说的话,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我的私心吧。

•如果你们看到了被婶……错觉,嗯。

•我还以为一章就可以讲完以前的事情为什么最后还是爆了字数!!!

16.
“我选他可以吗?”

外面传来了少女专属的清亮声线。有另外的声音加进来,模模糊糊的似乎在解释一些什么。

“明白啦,谢谢你们。”

感觉本体周身泛起温暖的金光。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伸出双手,将他拉入现世。

现世……啊。

上一回显出付丧神身形,来到这个地方的样子,已经记不太清了。或者说,自他被封存起来后,过去了几百年的光阴,自己都没有再注意过了。

人之子啊,为何要再次呼唤我?为何要再次渴求我的力量?

他慢慢睁开眼,等着那些飞窜的流光慢慢消散,一板一眼的开口:“我是山姥切国広,国广的第一杰作……”

光幕那一边的人影终于变的清晰。身穿白色狩衣的少女笑眯眯的看着他,头发乌黑柔软的皮在肩头,手上还抱着一只画的五颜六色的狐狸。

山姥切皱着眉回头。他不是很适应眼前这个人类直视他的眼睛:“……你那是什么眼神,对于我是仿作有什么不满的吗?”

“诶---?”少女像垮了一样发出惊愕的感叹。她身边一个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帅哥大笑起来:“你看,我就说他是那种烂性格!”

两个智障吗。山姥切面无表情的在心底猛翻白眼。

青年的声音不依不饶的传过来:“小姑娘我跟你说啊,别看这个家伙现在一脸冷淡,酷的不得了,其实内心里不知道怎么诽谤你呢哈哈哈哈哈哈------”

山姥切忍无可忍:“请问,阁下,我们认识吗?”

青年不甚在意的摆摆手:“这里的你不认识我罢了。”

什么玩意儿。

“什么玩意儿啊!”少女暴起,用手中的折扇把身边的人抽了一个360度回旋。

干净利落的完成动作后,她才转过身,有些抱歉的对山姥切说:“对不起,你不要理他。他总是神经兮兮的。”

“还有,”她又笑起来,眉眼弯弯,“我没有看不起你哦----你真的很漂亮。”

山姥切烦躁的拉拉白布:“不要说我漂亮!”

少女再一次用那种被吓到的茫然表情看过来。

旁边的神棍差点笑裂在地上:“哎哟喂小姑娘你真是这么多上任的审神者里踩这家伙雷点最准的一个----”

“你闭嘴!!”

山姥切看了少女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假装自己刚刚没说话。少女却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啊呀国广我们想说的都一样!”

……不,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还有那个称呼是怎么回事我们已经那么熟了吗?

地上的神棍笑够了,拍拍裤腿站起来。“那就这样吧,小姑娘,”他拍拍少女的肩,“以后就要努力建立自己的本丸了。加油啊。”

少女有些遗憾的问:“所以,你真的不能在刚开始的时候帮助我吗?”

“我是很想啊,”青年挠挠头,做出苦恼的样子,“但是我也有我的本丸要打理啊……再说了,审神者之间是不可以互相插手的哦?”

“你的本丸……”少女沉吟片刻,问道,“你的本丸里的那些刀剑,跟我将要见到的大家……?”

一只手点在她的嘴唇上:“嘘。”

青年轻轻的开口:“不要随意打探另一个世界线的故事啊。”他的表情堪称温柔:“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该做什么自己可要想明白了。”

下一秒他的表情再次变的玩世不恭:“不过呢,漂亮的小姑娘如果真的要找我玩,我也是很欢迎的~你本丸里就有联系我的方法哦~“

少女一脸呵呵:“去死吧现充。”

青年将帽子摘下放在胸前,鞠了个滑稽的躬,随即消失在一片光芒里。

围观了一切的山姥切:“……所以你们聊完了吗?”

少女诚恳的点点头:“嗯,我想是聊完了。”

这个人怎么这么不会聊天。

不过她像是一点都没有注意到的样子:“喂,国广,”她无视了山姥切抗议的眼神,“陪我在本丸里转转吧?”

“----不行!”她怀里的狐狸嗷的一嗓子叫出来,随即开始疯狂的唠叨:“请您有一点审神者的自觉好嘛!您还没有锻刀呢!您还没有派遣刀剑男士出阵呢!您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能不能不要总想着闲逛和跟漂亮的男孩子帅气的男孩子聊天!您……“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少女捂住狐之助的嘴,“怎么跟我妈似的啊你这个家伙。”

狐之助愤愤的在少女手上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继续碎碎念。

少女无视怀里那个烦死人的生物,抬脚往外走,一边回头招呼:“跟上啊国广。”

……总感觉以后的日子会非常麻烦啊,山姥切很是忧虑。

不过,也一定会很热闹吧。

“哦哦哦国广你笑了!超好看的!”

“我没有!”

.

山姥切出阵回来之后,找了半天都没见到审神者的影子。直到碰上长谷部,他才得知审神者又跑到了本丸最偏僻的院子里窝着。

道谢后他匆忙赶向后院,推开院门:“我说你----”

“国广……“少女幽幽怨怨的声音飘了出来,“我有时候真的很讨厌一期……”

山姥切:“哈。”

蹲在角落的狐之助:“那还不是您天天霸着短刀们不放----”

“那还不是因为我喜欢这些小可爱呀!”少女委屈的瞪了一眼狐之助。

狐之助超级委屈的缩回墙角。

又出现了,弟控与正太控的战争。山姥切用一种棒读的语气劝导:“一期一振殿可是您辛苦了多久才带回来的太刀,您这样不合适吧……”

少女咬牙切齿:“我就是夸了句药研好看!他就拔刀!他就要砍我!”

不,想也知道您都干了些什么,山姥切非常麻木的想,肯定又加上了“药研你的腿真好看”等等形容词并试图伸出你的手。

一期一振那个究极弟控不拔刀才怪。

不过很显然的,不需要安慰,少女就自己又开心了起来:“不过国广你看哦----”

她伸出手。

手心里静静躺着几个用花草编织而成的,简单却精致的小东西。

“这是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这是什么,”少女愉悦的笑着,“这是那些孩子送给我的。好看吗?”

“您还是把它们好好收起来吧,”山姥切叹了一口气,“要是搞丢了,肯定又会被一期殿骂的。”

“啊----真是的,”少女鼓起脸蛋,“我怎么会搞丢他们!这可是我的宝物呢~“

她没再理山姥切,拉开手边的柜子,把那些小东西放了进去。

“我可能得再换一个柜子了,”她若有所思的说,“这个太小了,很快就装不下了……国广你说,弄一个可以铺满整个墙的大立柜怎么样?”

“整个墙也太大了吧,”山姥切感觉自己心很累,“恐怕这辈子都装不完。”

“这辈子不够就下辈子咯,”少女笑眯眯的。

主公整天不干正事就知道胡说八道怎么办,急,在线等。

“国广,陪我出去走走吧?”

.

屋外樱花开的正是最绚烂的时候。春日里阳光暖暖的铺洒下来,连微风都带着花的香气。

所以说这么好的天气为什么要带伞!

少女理直气壮:“遮阳啊。”

山姥切简直不想理她。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了一会儿,少女突然开口:“我呢,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送到这个空间里来了。”

她似乎陷入回忆,声音都像蒙了一层纱:“明明放学的时候,在路上好好的走着,下一秒就不记得了……接着就遇到了狐之助,还有那个人,”她偏头笑笑,“你见过的。”

少女不顾自己近侍的反应,继续平淡的叙述:“狐之助告诉我,等击退了所有的时间溯行军,我就可以回家了。你们这些被强制唤醒的刀剑也可以再次回归安宁。”

她抬起头,眯眯眼睛:“可是我总是不是很确定……或者说我在害怕也不一定?”

“在这里的每一天我都很开心。能跟大家相遇,我觉得是我遇到的,最幸运的事情。

“可是我很怕有一天醒过来,你们就都不在了。

“你们都是付丧神,而我只是人类---就算在最开始,你们的主人,应该也没有见过你们的身形吧。

“可是我见到了。不仅如此,我还能和你们交谈,和你们分享很多快乐的事情,悲伤的事情。

“这样的形式……是合适的吗,我都不清楚了。

“那个人跟我说过,他也有自己的本丸要打理。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和我没关系。这种话听起来很合理,却总是有哪里不对劲。

“我很怕……我也不知道我在怕什么,就是很害怕。”

她突然转过身,吓了山姥切一跳。

少女的脸上又带上了那种熟悉的,没心没肺的笑容:“我好像还没跟你做过自我介绍呢,国广。”

山姥切愣了愣:“名字吗?没必要吧,也知道该怎么称呼……”

然而任性的主将并没有在意:“我叫樱,樱花的樱哦。”

她清澈的目光直直的照进山姥切眼底:“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山姥切下意识的回:“什么?”

“你愿意做我的近侍吗?”

“我已经是了啊……?”

“不对,”她摇摇头,“是我说的不准确。”

风突然变的强劲。落樱被纷纷卷上天空,被盘旋的气流挟裹着飞舞,不知道最后飘转到哪里。

“山姥切国广,”女孩白色的狩衣在他眼前翻飞,“山姥切国广,你愿意一直做我的近侍吗……一直陪着我,直到最后结束的时候?”

盛开的樱树下,眼前的少女恍若神明降世。

只不过神明应该是不会有这样的表情吧,微微笑着的,却显得又些悲哀。

“我答应你,”山姥切听到自己的声音,像是从最遥远的地方隆隆的传来,在心底回响。

“我发誓。”

.

后来不知道哪一天,他跟三日月坐在廊下喝茶的时候,那位平安时期的老人家y讲了一个唯美的故事。

名字啊,就是咒呢。他拉着他那贵族的腔调慢悠悠的讲,如果一个人知道你的名字,相应的“咒”也就诞生了。

诅咒吗?山姥切记得自己这么回问。

不是的哟,三日月温和的看着他。

准确的来说,是一种誓约……或者说,一种祝福吧。

山姥切不知道怎么,突然福至心灵的说,这就是你不肯好好叫我名字的原因吗?

三日月似乎被什么定住了。

你是不肯还是不敢?你……也在害怕什么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三日月才轻轻的回道,应该是不敢吧。
那一种生于生命最初的,最令人欣喜也最是疼痛的……祝福啊。

.

ps:名字就是咒这个概念是小说阴阳师提及的,这里拿来瞎掰一通。

pps:开头那位池面是之前审神者日记里提到的那位;换柜子这个就是个flag,后来他们往里面放了几辈子的东西都不知道了;樱花被风卷起来其实就象征着审神者的经历与结局;爷爷不敢不是因为怂,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和被被承担不起这个“咒”。



评论 ( 6 )
热度 ( 38 )

© 九祀 | Powered by LOFTER